最新网址kosj.cn

[青衫学士]杨家将外传

时间:2019-09-19

杨家将外传

  楔子天子脚下多无赖太白楼内吐真言

  北宋初年,东京汴梁城内有一个泼皮无赖,名叫何春。此人仗着会几招花拳绣腿,平日里吃喝嫖赌,坑蒙拐骗,专干坏事,人送外号「过街虎」。

  话说这一天,何春正在街上闲逛,迎面撞见一人,抬头一看,却是赌友张山。那张山拉住何春道∶「何大哥,正在到处找你,却不想在此遇见。」何春道∶「找我何事?」张山道∶「兄弟我刚才赌钱赢了不少银子,正要请大哥喝酒。」张山道∶「如此甚好。」说话间,两人走进一家名叫「太白楼」的酒馆,叫了些好酒好菜,边吃边聊起来。
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只听那张山道∶「听说大哥偷香窃玉的手段一流,不知最近又遇见甚麽好货色?」何春乘着酒兴道∶「不瞒兄弟你说,大哥近来可是艳福不浅。」张山忙道∶「是吗?可否讲来兄弟饱饱耳福?」何春道∶「也罢,就讲来你听听吧。不过,千万不要张扬出去,否则你我兄弟性命难保。」张山道∶「那是自然。」那何春喝了一口酒,道∶「那好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」

  欲知何春说出些甚麽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第一回何春夜闯天波府郡主失身望月亭

  话说何春和张山在太白楼喝酒,说起何春的风流故事,只听那何春道∶

  「那天晚上,我在赌场输了个精光,出来之後,一个人在街上溜达,不知不觉来到了天波杨府前。这时,我突然想出个主意。你想,现在边关战事吃紧,佘太君率杨门女将前去助阵,那麽杨府之内肯定只剩下些丫鬟奴仆,我何不趁机进去偷些金银珠宝,也好去赌场里翻本。想到这,我就溜到杨府的後墙外,见四下无人,便翻墙而入,进到了杨府里。」

  「进到里面一看,原来是座花园,到处是奇花异草,假山怪石,花园中间有一座望月亭,却见亭中站着一个娘们,那娘们看上去三十多岁,不到四十,长得美若天仙,穿着雍容华贵,一看便知身份不一般。当时我就想∶老子活了二十多年,玩过的女人不是婊子,就是破鞋,如果能操一次这娘们的小穴,就是死也甘心。」

  「俗话说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我当时心一横,一不做,二不休,今天一定要操了那娘们。主意拿定,我从身上抽出防身用的短刀,偷偷溜到那娘们的身後,一把将她抱住,没等她回过神来,我已经把短刀架在她的脖子上,威胁道∶「不要叫,否则我一刀结果了你。」那娘们吓得浑身发抖,哪里还敢出声。

  我怕她咬舌自尽,急忙道∶「你要是自寻短见,我就把你脱光衣服,小穴里塞上角先生,然後丢在天波杨府门前,让你死的不清不白。」

  那娘们一听这话,顿时软了,颤声哀求道∶「求求你,放过我吧,你要甚麽我都可以给你┅┅」

  我笑道∶「我甚都不要,就要操你的小穴。」说完,一把扯开她的衣襟,露出两个浑圆雪白的奶子。我用手在那对奶子上又摸又揉,又用嘴去亲她的奶子,用舌头去舔奶头。不一会儿,那娘们脸也红了,气也粗了,奶子变得更大,奶头也变硬了。我顺势解开那娘们的腰带,长裙和里面的亵裤一下子落到地上,小穴露了出来。那娘们的穴毛又浓又密,而且还有一条浅浅的毛路一直连到肚脐眼。我用手去摸她的小穴,那里已经淫水泛滥了。我心中暗想∶这娘们肯定很长时间没有被男人弄了,想不到堂堂的杨门女将,平日里一个个高高在上,一本正经,其实比外面的婊子还骚,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玩一下她。」

  「这时那娘们已经浑身趐软,毫无反抗能力,任凭我摆布。我抱起她,将她放在望月亭中的石桌上,然後分开她的双腿,那娘们的小穴顿时暴露无遗。只见她的小穴和屁眼周围都长着细细的穴毛,那粉红色的小穴一张一合,不断有淫水流出。我俯下身,用舌头去舔那娘们的阴核,一边舔,一边用两个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,来回抽送,转动。那娘们被弄得上气不接下气,死去活来,小穴夹得紧紧的,淫水不断地往外流。忽然,那娘们「嗯」的一声,浑身一阵颤抖,一股阴精从小穴里涌了出来,原来她已经泄了。」

  「我看时机已到,也不怠慢,解开裤子,亮出那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,对准那娘们的小穴,一下子操了进去,然後不紧不慢地抽插起来。那娘们被操得欲仙欲死,连连浪叫,不一会儿,就连泄了两次,阴精把石桌弄湿了一大片。」

  「我又把那娘们拉起来,叫她用手扶着石桌,弯下腰,屁股高高地翘起,从後面亮出小穴,然後用大鸡巴一下子操了进去,一边操,一边用手揉摸她的大奶子,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那娘们又泄了三次,泄得一塌糊涂,可我的大鸡巴还是金枪不倒。只听那娘们连声叫道∶「别,别操了┅┅小穴快要泄死了┅┅噢┅┅啊┅┅」我这才停了下来,抽出大鸡巴,笑道∶「不操也可以,不过你要替我吹箫,直到我泄出来为止。」那娘们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点头答应。

  我又道∶「快告诉我,你到底是甚麽人?」那娘们稍一犹豫,我一挺大鸡巴,假装又要操她,那娘们被我操怕了,忙道∶「我说,我说,我┅┅我是六郎之妻,柴郡主┅┅」我一听这话,真是又惊又喜,原来这个娘们竟然是以美貌绝伦,温柔贤淑闻名的柴郡主,平时我们想看一眼都看不见,现在却被我把她的小穴都操开了花,真是老天有眼,合该我何春走桃花运。」

  「这时,那娘们已经跪在我的面前,用手捧起我的大鸡巴,用她的小嘴含住龟头,一边吮吸,一边用舌头在马眼上来回舔。我一时兴起,用手抓住她的秀发,把大鸡巴在她的口里来回抽插,只插得她「唔唔」直叫,口水顺着嘴角往下直淌。最後,我将蓄积以久的精液全都倾泄在那娘们的小嘴里,还让她全都咽了下去。」

  「临走之前,我从地上捡那娘们的亵裤揣在怀里,然後翻过後墙,扬长而去。」何春说完这番话,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面带得意之色。

  那张山听得神魂颠倒,喃喃道∶「大哥果然好福气,真是杀我也。若是我也能一亲芳泽,当真死而无憾。」

  何春笑道∶「兄弟若真有此心,我一定尽力成全你。」张山忙道∶「那多谢大哥了,事成之後,必有重谢。」

  欲知那何春如何成全张山,且听下回分解

  第二回无赖汉双龙戏凤柴郡主前後遭殃

  按下何春和张山在太白楼里商议不提,再说那柴郡主失身之後,本想一死了之,可转念一想∶我死事小,可死得不明不白,必定会影响杨家的清誉,那淫贼得了便宜,想来不会到处张扬,不如忍辱偷生,只当做了一场恶梦。想到这,也就打消了寻死的念头,每日照常打理杨府内的日常事务。

  却说这一日晚上,柴郡主独自坐在屋内,想起那日的事情,不禁面红耳热,心里乱跳,小穴更是骚痒难当,忍不住一只手去摸乳房,一只手去摸小穴┅┅

  正在此时,却见两条黑影冲进屋内,定睛一看,其中一个正是那淫贼,柴郡主颤声道∶「你┅┅你又来干甚麽?」

  那何春笑道∶「听说郡主独守空房,寂寞难耐,我等特来伺候郡主。」

  柴郡主又羞又愤,喝道∶「你这淫贼,三番两次闯进天波府,难道你不怕王法吗?」

  何春冷笑一声,挥手给了柴郡主两记耳光,凶狠狠道∶「贱货,别在我面前夹着小穴装淑女,想想你那天晚上的骚样。识相的话,乖乖地听我的话,保证你快乐无穷,若是惹恼了我,把你的丑事全都说出去,让杨家将声名扫地,永远抬不起头来。」

  那柴郡主平时高高在上,养尊处,哪里受过这般羞辱,顿时泪如雨下,痛不欲生,可为了保全杨家的名声,也只能屈服于何春的淫威,她泣声道∶「那求求你们,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,我甚麽都可以依你们。」

  何春大喜,道∶「这还差不多,快,快脱光衣服。」

  就这样,柴郡主在两个淫贼面前脱得一丝不挂,露出雪白满的身体。那何春和张山也三把两把脱得精光,三个人一起上了大床。

  上床以後,何春大大咧咧往床上一躺,叫柴郡主替他品萧。柴郡主哪敢不从,只得跪在他身边,俯下身子,先用玉手握住那话儿,上下套弄了几下,那话儿顿时变得又粗又长。柴郡主又张开檀口,将那话儿含在嘴里,吮吸舔咂起来。

  只见柴郡主那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翘起,小穴和屁眼暴露无遗。那张山在一旁看得欲火中烧,他从後面抱住柴郡主的雪臀,将那话儿插进她那已经淫水泛滥的小穴里。

  那柴郡主被上下夹攻,嘴里和小穴里都塞得满满的,口水和淫水直流,喉咙里不断发出「呜呜」的声音。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尊严,完全沉浸在欲海之中。

  过了一会儿,何春和张山交换了位置,柴郡主替张山吹萧,何春去插柴郡主的小穴。何春一边插着小穴,眼光落在了柴郡主的屁眼上,那屁眼深而圆,皱褶密,颜色浅,形如菊花蕾,四周还长满了穴毛,真可谓上品。那何春看得性起,用手蘸了些淫水涂在那屁眼上,然後用一个手指插了进去。

  那柴郡主出身王公贵族,知书达理,温柔贤惠,但对男女之事却知之甚少,即使和丈夫杨六郎在一起时,也是相敬如宾,循规道矩,她的屁眼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,此时突然觉得有东西插了进来,顿时大惊失色,正欲张口喊叫,那张山手急眼快,一把按住她的皓首,将那话儿深深地插进她的嘴里,让她叫不出声来。柴郡主只得拼命扭动屁股,夹紧屁眼,想摆脱何春的纠缠。

  不想这一下更激起了何春的兽性,他淫笑道∶「好紧的小屁眼,且让我来为郡主演一出後庭花。」说着话,何春将那话儿从小穴里抽出,对准柴郡主的屁眼,在上面研磨起来。柴郡主拼命挣扎,怎奈屁股被何春牢牢按住,动弹不得,只好闭上双眼,听天由命了。

  何春趁势一挺腰,那话儿猛地插进了柴郡主的屁眼里。柴郡主闷哼一声,痛得眼泪直流,浑身颤抖,屁眼夹得更紧了。那何春毫无怜香惜玉之意,一边用力抽插,一边大声道∶「郡主的屁眼比小穴还要过瘾,真是爽死我也!」

  柴郡主只觉得小穴痒得要命,屁眼痛得要命,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,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。此时柴郡主心里是百感交集,想到自己身为郡主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地位尊贵无比,却不想落入这两个无赖手中,被他们百般玩弄,现在连屁眼也被开了苞,真是欲生不得,欲死不能。

  这时,只听那何春对张山道∶「兄弟,咱们给郡主来个「前後开花」,怎麽样?」张山回答道∶「此计甚妙。」

  那柴郡主此时已是体软如绵,毫无反抗能力,任凭他们俩摆布。

  那何春先躺在床上,让柴郡主骑在他的腰上,那话儿插进小穴里,然後张山从後面将那话儿插进柴郡主的屁眼里,两个人一起开始抽插。

  那柴郡主被弄得死去活来,连声浪叫∶「啊┅┅噢┅┅小穴被操开花了┅┅屁眼也开花了┅┅啊┅┅我又泄了┅┅」渐渐的,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┅┅

 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,何春和张山才一起泄身,两股浓浓的精液分别射进了柴郡主的小穴和屁眼里。最後,两人又命柴郡主用香舌替他们舔净那话儿,这才收场。

  再看柴郡主,玉体陈横,香汗淋漓,小穴和屁眼又红又肿,还不断有白浊的精液流出。

  那何春穿好衣服,在柴郡主的圆臀上拍了一下,道∶「我们明天还要再来看望郡主。」

  柴郡主一听这话,急忙坐起身子,拉住何春道∶「求求你们,明天千万不要来。」

  何春道∶「那是为甚麽?」

  柴郡主稍一迟疑,何春又道∶「你若不说,我们明天非来不可。」

  柴郡主叹了一口气道∶「是这样,明天我姊姊,也是八贤王的正妃王娘娘,要到杨府来看我,说不定晚上还会在这里过夜,若是被她撞见,那可如何是好。」

  那何春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道∶「那有何难,不如把她也拖下水来,来个大小通吃。这样,你按我的吩咐去做,不然,可别怪我翻脸无情。」

  柴郡主无奈,只得答应了他。

  欲知何春如何用计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第三回何春张山一箭双雕郡主娘娘花开两朵

  话说到了第二天,王娘娘果然来到了天波府。柴郡主急忙将她接到内厅,命家人奉上香茶,两个人一边喝茶,一边谈些家常的事情。

  谈了一会儿,王娘娘渐渐觉得浑身燥热,血脉蓬张,脑海里暇思连绵,尤其要命的是,小穴骚痒无比,淫水阵阵往外直涌。原来,王娘娘喝的那杯香茶里早已被人做了手脚,放进了春药「合欢散」。这种药十分霸道,任你是如何贞洁的女子,只要吃了它,转眼间就会变成淫娃浪妇。

  那柴郡主见王娘娘面红耳赤,气息粗重,两腿夹得紧紧的,知道药性已经发作,便道∶「娘娘好像身体有些不适,请到里面歇息一下,如何?」

  王娘娘忙道∶「如此甚好。」

  只听那柴郡主道∶「来人,扶娘娘千岁到里面歇息。」话音刚落,走过来两个家人,正是那何春和张山。

  王娘娘此时已是意乱情迷,也忘记了自己是万乘之躯,任由他们俩扶起香肩,揽住纤腰,向里屋走去。谁知这一走动,小穴更加趐麻骚痒,犹如无数只蚂蚁在爬,淫水已经湿透了亵裤,顺着大腿往下直流。

  进到里屋,两人将王娘娘放在床上。那何春便开始替她宽衣解带。

  那王娘娘虽然神志尚清,但全身酸软,哪有气力反抗,只得大声叱道∶「你这狂徒,快些住手!」

  那何春淫笑道∶「娘娘千岁,我等特来为你雪中送炭,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哟。」说着话,已经将王娘娘剥成了一只白羊。

  那王娘娘虽然已经年近四十,但由于平时养尊处,保养得好,所以仍然风韵犹存,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,一对玉乳硕大浑圆,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,腰肢纤细,肚脐深凹,小腹下穴毛稀疏,形成一条细长的毛路,玉腿微张,小穴白嫩无毛,淫水不住往外流淌。

  那何春也不怠慢,飞快地脱光了衣服,分开王娘娘的双腿,将粗壮的那话儿顶在她的小穴口上,来回研磨起来,就是不插进去。

  再看那王娘娘,粉面通红,秀眉深蹙,银牙紧咬,显然已处崩溃边缘。

  那何春有意要折服王娘娘,又用手指去捻弄她那已经充血肿胀的阴核。

  这一下王娘娘再也受不了了,她拼命地扭动着肥臀,浪声高叫道∶「好人,快┅┅快些给我吧!」

  那何春笑道∶「你要甚麽呀?不说清楚我可不知道哟。」

  王娘娘已经几近疯狂,连声道∶「我要┅┅要你的大┅┅大鸡巴┅┅快┅┅快用大鸡巴插我的小淫穴┅┅求求你啦┅┅我快要受不了了┅┅」

  那何春这才将那话儿一下子插进了王娘娘的小穴里,一边抽送,一边道∶「甚麽娘娘郡主,都是些欠操的骚货,平时一本正经,见了鸡巴就不要命。」

  那王娘娘被插的呼天喊地,娇哼连连∶「嗯┅┅唷┅┅我是骚货娘娘┅┅我是小淫穴娘娘┅┅我欠操┅┅快些用力操我┅┅快些操死小淫穴┅┅啊┅┅噢┅┅」她小穴猛夹,肥臀猛摇,淫水如泉涌,不一会功夫,就连泄了数次。

  再说那张山,在旁边看得口乾舌燥,欲火中烧,正好那柴郡主走了进来。

  张山大喜,道∶「郡主来得正是时候,快些脱光衣服,来尝尝我的大鸡巴。」说完,自己先脱得精光,往椅子上一坐,分开双腿,胯下那话儿昂首引信,摇头晃脑。

  那柴郡主顺从地脱得一丝不挂,赤裸着玉体蹲在张山的两腿之间,先伸出香舌,把张山的那话儿和卵蛋仔细地舔了一遍,然後用小嘴含住那话儿,吮吸吐纳起来,玉手还不住地揉搓着两个卵蛋。

  那张山抬起腿来,用脚趾去拨弄柴郡主那已经湿淋淋的小穴,直把她弄得淫水汨汨直流,口鼻之中不断发出「呜呜」的哼叫声。

  张山低头看见柴郡主那端异秀丽的粉脸,顿时淫兴大发,他一把抱起柴郡主,将她放在椅子上,双腿高分八字,架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,粉红色的小穴大张,淫水连绵不断地从里面流了出来。

  张山将那话儿插进小穴,一口气抽了百馀下。那柴郡主被插得连泄数次,口里「亲爹」、「亲爷」地叫个不停。

  那张山一时兴起,那话儿一抽一送,又插进了柴郡主的屁眼里。

  那柴郡主正在飘飘欲仙之际,突觉屁眼一阵剧痛,几乎被插爆,差点昏了过去。

  那张山哪管她死活,挺动那话儿,一阵狠插猛抽,直把柴郡主弄得死去活来,痛不欲生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那何春和张山走马换将,张山干王娘娘,何春插柴郡主的小穴。

  那张山让王娘娘趴伏在床上,肥臀高翘,他用那话儿先插小穴,再插屁眼,一边插,一边用一只手揪住王娘娘的秀发,另一只手拍打着她的肥臀,大声道∶「你这小淫妇,今天让你尝尝我的马上功夫。」这一下王娘娘可遭了殃,一会儿小穴痒,一会儿屁眼痛,淫声不断,浪叫连连。

  再看那何春,仰卧在床上,那话儿一柱朝天。柴郡主骑在他的腰间,用小穴上下套弄他的那话儿。

  只见那柴郡主秀发披散,星眸朦胧,檀口大张,口水直流,胸前一对巨乳左右摇晃,上下飞舞,令人眼花缭乱。

  那何春笑道∶「都说杨家将武功高强,想不到郡主的床上功夫也如此了得。」那柴郡主已经浑然忘我,拼命扭腰摆臀,猛夹小穴,整个身心沉浸在淫欲之中┅┅

  可怜柴郡主和王娘娘,金枝玉叶般的身体,却被两个无赖汉肆意玩弄,花样百出,无所不至。

  直到天近晌午,那何春和张山才将阳精分别泄在王娘娘和柴郡主的嘴里,然後说了句「後会有期」,便扬长而去。

  欲知後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第四回祸从口出何春避难穷寇莫追九妹遭擒

  话说何春和张山从杨府出来以後,又来到「太白楼」,一边喝酒,一边高谈阔论,大呼过瘾。

  谁知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他们俩的谈话引起了旁边一桌另外两个人的注意。这两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开封府的公差张龙,赵虎。

  那张龙和赵虎正好无事,在「太白楼」里喝酒谈心,却听有人在旁边大谈甚麽「操娘娘的小穴」、「干郡主的屁眼」,顿时惹恼了他们两位。

  那张龙猛地拍案而起,喝道∶「好大胆的狗贼,与我到开封府去见官!」两个淫贼吓得魂飞魄散。那何春纵身跳下酒楼,逃之夭夭。那张山腿慢,被赵虎一把抓住,带回了开封府。

  回到开封府之後,张龙和赵虎急忙禀明包拯包大人。包拯一听,觉得事关重大,立刻升堂问案。岂料大堂之上,那张山受刑不过,一命呜呼了。

  包拯无奈,只得一边命人将张山草草掩埋,一边命人画影图形,捉拿何春。

  再说那何春,逃出京城之後,心道∶「这一下大宋国是待不住了,听说我师傅「生铁佛」崔道成在辽国当了护国禅师,不如到辽国投靠他去。」想到这,便直奔辽国而来。

  一路无话,这一日来到辽国首都幽州,那何春直奔「国师府」,拜见「生铁佛」崔道成。

  那崔道成一见何春,大喜道∶「你来得正好,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待我明天禀明太后,也给你弄个一官半职。」那何春忙道∶「多谢师傅栽培。」到了第二天,崔道成带何春上金殿面见萧太后。太后见何春生得相貌堂堂,甚是喜欢,当场封他为副将,命他到先锋官萧宝手下效力。那何春千恩万谢不提。

  单说边关之上,宋辽两军对峙多日,胜负难分。

  却说这一日,北宋大营之中,大帅六郎杨延昭升帐议事,只见左有八贤王赵德芳,右有佘太君,帐下有杨门女将,杨宗保,穆桂英,孟良,焦赞等人。

  正在此时,探马来报∶「报大帅,辽军先锋萧宝在外面讨敌骂阵,请大帅定夺。」杨六郎道∶「哪位将军领兵出战?」只见队列中站出一员女将,道∶「末将不才,领一哨人马,去迎战萧宝。」杨六郎定睛一看,却是九妹杨金花,便道∶「那何春是辽国丞相萧天佑之子,武艺高强,诡计多端,九妹要多加小心。」杨金花道∶「元帅放心,我定要取那萧宝的首级回来交令。」说完,转身出了大帐,点齐兵马,杀出营来。

  话说那萧宝正在阵前讨敌骂阵,却见宋军大营中杀出一彪人马,领先的是一员女将,生得如花似玉,胯下马,掌中枪,更显得英姿飒爽。萧宝心中暗道∶「都说杨们女将个个都是绝代佳人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今天定要将这女将生擒活捉,带回营中好好玩弄一番。」

  只听那女将娇吆道∶「对面可是辽将萧宝?」

  萧宝答道∶「正是。你是何人,通名再战。」

  那女将道∶「我乃九妹杨金花。」

  那萧宝正欲摧马上前交战,突听有人道∶「杀鸡焉用宰牛刀,待我来擒她。」回头一看,正是手下大将金环,便道∶「杨家将个个武艺高强,金将军要多加小心。」

  金环道∶「料也无妨。」话音刚落,已杀到阵前,也不搭话,举刀便砍。

  那杨金花不慌不忙举枪招架,不到三合,一枪将金环挑于马下,顿时气绝身亡,死于非命。

  这时,辽军阵中杀出一员大将,拍马舞刀直取杨金花,口中高声呼喊∶「你这贱妇,快快还我兄弟命来!」正是那金环的兄弟银环。

  杨金花冷笑道∶「正好与你兄弟在黄泉路上做伴去。」说着话,举枪来战银环。又是不到三合,一枪刺死银环。

  那萧宝见此情景,暗道∶「杨门女将果然厉害,看样子非得我亲自出马不可。」想到这,催马挺枪来战杨金花。

  转眼间两人各举兵器,战到一处。不到三十几个回合,那萧宝已经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,他急忙虚晃一枪,拨马便走。杨金花在後面紧追不舍。

  追着追着,那萧宝忽然回手一箭,正中杨金花胯下马的马头。那匹马顿时栽倒在地,把杨金花摔了下来。

  萧宝大喜,急忙一挥手,几个捆绑手冲上来,按住杨金花,将她五花大绑,拖回阵中。

  宋军一见主将被擒,急忙鸣金收兵,回到大营向大帅杨六郎报告。

  那杨六郎一听,顿时大惊失色,道∶「不想今日一战,九妹遭擒,这可如何是好?」话音未落,却听有一人道∶「元帅不要着急,待我夜探辽营,去救九妹回营。」欲知此人是谁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第五回杨三娘帐前请命萧先锋奸淫九妹

  话说杨六郎抬头一看,却是三郎杨延广之妻周春华。那周春华出身武林世家,不仅弓马娴熟,而且擅长轻功,人称「飞天女侠」。

  那杨六郎道∶「辽营乃是龙潭虎穴,三嫂要多加小心。」周春华道∶「元帅放心。」说完,离开大帐,下去准备不提。

  单说那萧宝,得胜回营之後,命人将杨金花押进大帐。不一会儿,杨金花被几个辽兵推搡者进了大帐。只见那杨金花双手反绑,盔甲已被解去,里面是一袭白色劲装,更衬出凹凸分明的身材。

  那杨金花昂首挺胸,大义凛然,道∶「姓萧的,要杀就杀,罗嗦甚麽。」萧宝不慌不忙道∶「小娘子,我怎麽舍得杀你呢?我还要和你一起共度良霄呢。」杨金花怒道∶「辽狗,你若敢碰我一下,定叫你全家不得好死!」萧宝道∶「看样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到时可别後悔哟。」说着,一挥手,几个辽兵顿时心领神会,像饿狼般扑了上来,用绳索将杨金花「大」字形绑吊在大帐当中。

  那萧宝走到杨金花跟前,淫笑道∶「怎麽样?杨九将军,现在滋味如何?」说着,双手上下挥舞,只听几声裂帛之声,转眼间杨金花变成了一只赤裸羔羊。

  只见趐胸玉臂,粉股雪弯,一对乳峰高耸坚挺,乳首嫣红,纤腰臀,穴毛纤细转曲,井然有致,小穴娇艳欲滴,阴核隐约可见。

  此时杨金花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她又羞又忿,又急有气,脑海里一片空白,两行眼泪顺着粉腮流了下来。

  那萧宝探出双手,抓住杨金花的玉乳揉搓起来,还不住用手指捏弄那小巧的乳头。不一会儿,两个乳房膨胀起来,乳头也变得越来越硬。

  萧宝心中暗喜,他张开大嘴,含住杨金花的一只乳房,一阵猛吮,又用舌头去轻舔她的乳头,另一只手则滑过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,去摸她的小穴┅┅

  那杨金花今年二十八岁,她十七岁时就嫁给「淮南王」高怀德之子高怀玉为妻,不久,高怀玉战死疆场。杨金花独守空房十馀年,对男女之事提都不敢提,生怕坏了杨家的名节。不想今日落入敌手,当众脱光衣服,裸露出自己宝贵的玉体,现在双乳又被萧宝肆意玩弄,明知贞操难保,可偏偏有一种莫明的快感在体内流动,使她忍不住想要哼叫。尤其要命的是,小穴如虫爬蚁走,骚痒难当,淫水也开始往外直流。

  杨金花只得紧咬银牙,拼命压住自己心中已经开始点燃的欲火。

  再说那萧宝,用手一摸杨金花的小穴,那里已经是淫水泛滥,心中暗道∶「想不到在战场上英勇无比的杨门女将,竟然如此骚浪,才用了一分的功夫,就已经这般模样,今天定要将她弄得心服口服,在我胯下称臣。」想到这,萧宝用食指按住杨金花的阴核,轻轻捻弄起来,同时中指一勾,插进了她湿滑的小穴里,在里面一阵抠摸。

  可怜杨金花冰清玉洁的身体,哪里经得起这般挑逗,她整个人都崩溃了,她扭动腰肢,猛夹小穴,口中发出一阵阵令人心醉的娇哼∶「┅┅哎┅┅唷┅┅嗯┅┅好痒呀┅┅天啦┅┅呵┅┅」那萧宝见此情景,不禁喜出望外,笑道∶「小娘子,急甚麽,好戏还在後头呢!」说完,他又蹲下身子,用舌头去舔杨金花的小穴。

  这一下可要了杨金花的小命,她拼命扭动娇躯,毫无羞耻地连声浪叫∶

  「┅┅嗯┅┅呵┅┅小穴快要痒死啦┅┅小穴快要泄了┅┅喔┅┅」那萧宝毫不理会,继续埋头猛舔,还把阴核含在嘴里吮吸,用舌尖伸进小穴里搅动。

  这时,只听杨金花「啊」的一声,娇躯一阵颤抖,一股阴精从小穴深处涌了出来。萧宝赶紧用嘴接着那股阴精,全都喝了下去,然後道∶「都说「杨家枪」天下无敌,今日让你见识一下辽国「萧家枪」的厉害。」说着,几把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,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和胯下那黝黑粗壮的大肉棒。

  那杨金花偷眼一看,真是又怕又爱,小穴禁不住又骚痒起来。那萧宝双手握住杨金花的纤腰,大肉棒对准小穴,猛地插了进去。杨金花「哎哟」一声,双目翻白,几乎被插昏过去。

  萧宝只觉得小穴里又湿又暖,把大肉棒夹得紧紧的,禁不住赞道∶「好过瘾的小嫩穴!」一边说,一边挺动大肉棒,在小穴里紧抽慢插起来。

  那杨金花手脚被缚,宛如一只待宰羔羊,娇躯随着萧宝的抽插前仰後合,秀发飞舞,玉乳摇曳,呻吟声如猫叫春∶「┅┅哦┅┅呵┅┅哎┅┅小穴被操开花了┅┅噢┅┅小穴又泄了┅┅」

 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杨金花已经泄了三次,淫水和阴精顺着大腿往下直流,流得满地都是。

  那萧宝从小穴里抽出大肉棒,又绕到杨金花身後,只见两片雪白浑圆的臀大张,那珠圆玉润的屁眼一览无遗,在屁眼四周还长着几根稀疏的穴毛,令人垂涎欲滴。

  萧宝叫人拿来一块牛油,然後他用手将牛油涂在杨金花的屁眼上。杨金花做梦也没想到萧宝会玩弄她的屁眼,一时又惊又怕,颤声哀求道∶「求求你啦,别弄我的屁眼,小穴随便你怎麽玩都行┅┅」

  萧宝笑道∶「别害怕,小娘子,待会保证你舒服。」说着,他又将牛油涂在大肉棒上,然後将大肉棒缓缓插进杨金花紧小的屁眼里。由于有牛油的润滑,杨金花只是觉得屁眼胀得要命,十分难受。萧宝一只手轮流揉搓杨金花的两个乳房,另一只手的拇,食二指不断捏弄她的阴核,下面的大肉棒在她的屁眼里由浅到深,由慢到快来回抽送着。

  就这样足足弄了半个时辰,杨金花又泄了两次。那萧宝这才将阳精喷洒在她的屁眼里,结束了这场阴阳大战。

  那萧宝收拾停当,正欲命人将杨金花押下去,却听有人道∶「将军,我等有一事相求。」欲知说话的人是谁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第六回双环帐内丧命两女林中叙旧

  话说那萧宝抬头一看,说话的正是那金环和银环的两个弟弟°°铜环和铁环,便道∶「但说无妨。」

  那铜环道∶「那杨金花与我等有杀兄之仇,请将军将她交由我们兄弟二人处置。」

  萧宝想了一下,道∶「那好,就把杨金花交给你们看管,不过,丑话说在前头,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,或是缺胳膊少腿,我就唯你们两人示问。」

  铜环忙道∶「多谢将军。」说完,和铁环一起将杨金花押回自己的大帐不提。

  再说那「飞天女侠」周春华,等到当天夜晚,便身着夜行衣,背後斜背宝剑,直奔辽营而来。周春华避开岗哨,来到辽营之中,里面一片寂静,只有一座帐篷里灯火通明,周春华悄悄地来到帐篷跟前,从缝隙往里一看,不看则已,这一看,把她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自见帐篷当中铺着毡毯,两个辽将光着身子坐在毡毯上饮酒作乐,正是那铜环和铁环。那九妹杨金花一丝不挂趴伏在铜环的两腿之间,正用樱桃小嘴含着他那又粗又长的那话儿吮吸舔啜着,她的一对玉乳吊钟般地悬垂着,乳头上还系着两个金属做的小铃铛,随着双乳的摇晃发出「叮叮当当」的声音,雪白的臀高高翘起,红肿的小穴和屁眼微微向外翻开,显然被人干过多次。

  这时,那铁环伸出大手,在杨金花的肥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,道∶

  「你这贱妇,想不到有今天吧?待会大爷我休息好了,还要再操你十次,看你还有多少骚水流。」那周春华再也看不下去了,她飞身闯进大帐,手起剑落,那铜环和铁环顿时身首异处,死于非命。

  杨金花一见周春华,真是又悲又喜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周春华忙道∶「有甚麽话待会再说,咱们赶快离开这里。」说着,找出一套衣裤让杨金花穿上,两个人一起逃出了辽营。

  她们俩人慌不择路,没跑一会儿,竟然迷了路。只听那杨金花气喘吁吁道∶「姐姐,我实在走不动了,咱们找个地方歇歇吧。」

  周春华见前面不远处有一片树林,便道∶「你再坚持一下,我们到树林里去休息。」说着,拉着杨金花进了树林。

  进到树林以後,杨金花含着眼泪向周春华讲述了她如何被擒,如何被萧宝玩弄,如何落到双环兄弟手里,说到这里,杨金花已是泪流满面,她泣声道∶「那铜环和铁环将我带回大帐後,便开始轮流奸淫我,一会儿操小穴、一会儿操屁眼、一会儿让我替他们吮鸡巴,到後来,两个人又一起上,我的小穴,屁眼和嘴被他们不知干了多少次,淫水都快流乾了,死去活来好几次,他们这才将阳精泄在我嘴里,还逼我全部咽下去。」

  「这样两个人还不罢休,他们拿来一对小铃铛,系在我的奶头上,又用两根羊油大分别插进我的小穴和屁眼里,命我在他们面前跳舞。跳了一会儿,又把我拖到他们面前,让我喝他们的尿、舔他们的屁眼。」

  「我以为这样他们就会放过我,谁知他们又想出新的花样。他们从外面牵来了一只大狼狗,然後命我趴在地上,屁股高高翘起,让大狼狗从後面用狗鸡巴操我的小穴,那狗鸡巴又粗又长,几乎把我的小穴操开了花。他们俩看得哈哈大笑,道∶「想不到堂堂的杨门女将,竟然被狗操了小穴,真是有趣。」最後,那狼狗将阳精泄在了我的小穴里┅┅」说到这里,杨金花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  那周春华急忙安慰她道∶「九妹,不要伤心了,我已经杀了那两个淫贼,替你报了仇,咱们赶快回营去吧。」正在这时,忽听有人道∶「我老道真是艳福不浅,竟然在此遇见两位绝代佳人。」话音刚落,一条人影出现在她们面前。欲知来人是谁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第七回「生铁佛」大战杨家将护国禅师一箭双雕

  话说周春华和杨金花走进树林休息,忽然见走进一个人,原来是护国禅师「生铁佛」崔道成。

  那「生铁佛」本来在後营,突然听说捉住杨金花,立刻赶往前营,这「生铁佛」原是一个花和尚,他徒弟何春来到辽国後,将他在京城「操娘娘的小穴」、「干郡主的屁眼」的事情告诉了「生铁佛」。「生铁佛」有点嫉妒何春,希望也有这种机会。听说捉住杨金花,心就一动想到机会来了,所以立刻赶往前营。

  刚好走到树林旁边,就听见里面有俩个人说话,原来是杨金花被三郎杨延广之妻周春华救出,「生铁佛」心想赶早不如得赶巧,把她们一起捉住,来它一个一箭双雕,所以,立刻出现在她们面前。

  周春华一看原来是护国禅师「生铁佛」崔道成,就知道事情不好,因为,周春华知道两、三个周春华都不是「生铁佛」的对手,身边还有杨金花需要照顾,但是自己又不能一个人跑,所以,只能拿出宝剑跟「生铁佛」拼个你死我活,杨金花也来助战。

  本来杨金花不来助战还好,这一上来「生铁佛」就发现杨金花的衣服里面有发出「叮叮当当」的声音,以为是要发暗器,这时候杨金花的衣服带子松开,前面敞开乳头上系着两个金属做的小铃铛,随着双乳的摇晃发出「叮叮当当」的声音。

  原来俩人逃跑时很匆忙,只拿了一件衣服,小铃铛还没有拿下,这一打斗衣服带子松开了,衣服也掉下来了,小铃铛随着双乳的摇晃发出「叮叮当当」的声音,转眼间杨金花变成了一只赤裸羔羊。只见趐胸玉臂,粉股雪弯,一对乳峰高耸坚挺,乳首嫣红,纤腰臀,穴毛纤细转曲,井然有致,小穴娇艳欲滴,阴核隐约可见。

  这一下把「生铁佛」崔道成看得胯下那根黝黑粗壮大肉棒一下就立起来了,手也慢,步法也乱。周春华一见心想「生铁佛」原来是一个色鬼,只有用这一招,扰乱「生铁佛」的心志,才能逃脱或者杀死「生铁佛」。

  周春华也把衣服脱掉,虽然已经多年没有得到男人阳精滋润,但由于平时养尊处,保养得好,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,一对玉乳硕大浑圆,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,腰肢纤细,肚脐深凹,小腹下穴毛稀疏,形成一条细长的毛路,玉腿微张,小穴白嫩无毛,转眼间两位绝代佳人一丝不挂了。

  别看「生铁佛」崔道成是一个色鬼,但是,在江湖闯荡多年,周春华用这一招骗不了「生铁佛」,于是,「生铁佛」将计就计边打边玩,边玩边打的游戏,先轻松躲过周春华的一剑,「生铁佛」在高翘圆挺的臀部抓了一把,周春华因为练功的原因浑圆结实丝亳没有下垂感。

  杨金花的体态显得轻盈纤细,修长的双腿,细腰圆臀,高挺的双峰,虽然没有周春华的满,却更坚挺结实,随着周春华的走动而微微颤晃。周春华连「生铁佛」的衣边没沾上,就弄得满身大汗,两颗鲜红挺立的蓓蕾伫立在「生铁佛」眼前。

  周春华似乎非常蓉易流汗,一会儿已全身湿透,一身雪白的肌肤、健美的身材一览无遗,「生铁佛」再避过周春华一剑,倏然移至杨金花背後,猛地紧贴在她身上,双手挪至前面抓揉一对双乳。

  杨金花突受如此强烈侵袭,全身一阵软弱无力,手中长剑掉落地上,双手抓住「生铁佛」手臂想阻止「生铁佛」的动作。「生铁佛」不但没有停止,反而加强手劲,真气急速运转,胯下肉棒瞬间茁壮坚挺,自衣衫冲破而出,强烈的热气自杨金花的臀後贯入。

  「生铁佛」双手改往下移,抓住杨金花大腿将它往上抬起向外张开,杨金花不自主的靠在「生铁佛」胸前,臀部向上抬起,平坦结实的小腹随着大张的玉腿彰显出来。在尚未发出反应时,「生铁佛」己挺起臀部,火热的肉棒向上一顶,自她的屁股下顺着洞口往内推送插入。突然间吃下一根烫口的大肉棒,小肉洞塞得满满的,杨金花紧紧抓住「生铁佛」的手臂想阻止「生铁佛」的动作。

  但「生铁佛」再运劲往上一顶,此刻剩下的一截己完全没入。杨金花这次被擒又被萧宝、铜环和铁环玩弄,但那是在被动的情况下,这次是在打斗中,让「生铁佛」从後面插进杨金花小穴,使杨金花感受到绝妙的快感,和被萧宝,铜环和铁环玩弄时不一样,一种奇妙的亢奋从身体里涌出。杨金花双腿反勾「生铁佛」身体,两人前胸贴後背,「生铁佛」下身完全不受影响的抽送,肉棒由下而上快速顶撞。

  周春华一见杨金花又被擒,知道「生铁佛」没有上当,又打不过「生铁佛」只好逃跑。但是,到手的绝代佳人岂能跑掉,「生铁佛」一只手抓住杨金花的玉乳揉搓起来,另一只手则滑过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,去摸她的小穴,,杨金花正沈浸在快感中,回味着交合所带来的欢怡时,「生铁佛」双腿一弯瞬间往前飞踪挡住周春华去路,一个跑、一个追,周春华怎麽也跑不掉。

  这时的杨金花随着「生铁佛」奔跑大肉棒在小穴里上下抽插,的抽插前仰後合,秀发飞舞,玉乳摇曳,呻吟声如猫叫春∶

  「┅┅哦┅┅呵┅┅哎┅┅小穴被操开花了┅┅噢┅┅小穴又泄了┅┅「别,别操了┅┅小穴快要泄死了!┅┅噢┅┅啊┅┅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杨金花已经泄了三次,淫水和阴精顺着「生铁佛」大腿往下直流,流得满地都是。

  这时候「生铁佛」知道让杨金花休息,是该对付周春华(杨三娘)的时候了。

  过了三招,周春华就被「生铁佛」捉住,双手分别被两条粗大的牛筋绑着,牛筋另一端绑在两棵大树上。看见「生铁佛」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,大叫∶「淫贼!你想怎样?」

  「你┅┅你快杀了我!」周春华大叫。

  「生铁佛」抓着她的下巴笑着说∶「想死吗?不用心急,待会一定让你「欲仙欲死」啊!你一定是很喜欢白色的了,连肚兜也是白色的!这麽漂亮,嫁了给那三郎杨延广,不觉得可惜吗?杨延广不是死了麽,你那小穴很久没有被男人操过,今天以後就由我来侍候你。」「生铁佛」一面玩弄她的奶子一面说。

  周春华这时候说不出话来,只能狠狠的瞪着他。

  「生铁佛」伸手去弄她的小穴,弄了一会,就把自己的衣服脱光,抓着自己十寸长的鸡巴摇起来,大笑着说∶「这家伙一定能满足你的,必定会令你欲仙欲死的。」「生铁佛」抓着鸡巴,轻擦着她的小穴。周春华想躲开,可是连一丝的气力也提不起来。

  其实在「生铁佛」玩弄杨金花的时候,听到杨金花欲仙欲死,呻吟声如猫叫春时,内心有一种莫明的快感在体内流动,使她忍不住想要哼叫。尤其要命的是,小穴如虫爬蚁走,骚痒难当,淫水也开始往外直流。这时上下夹击周春华就是再紧咬银牙,拼命压住自己心中已经开始点燃的欲火也无济于事。

  周春华的小穴长时间没有被男人弄了,但是那里已经淫水泛滥了。「生铁佛」抓着她的双腿,把鸡巴插入了少许,然後笑着说∶「暗器来了!」说完用力一挺,整根鸡巴完全插进了周春华的小穴中。

  可怜周春华冰清玉洁的身体,哪里经得起这般挑逗,她整个人都崩溃了,她扭动腰肢,猛夹小穴,口中发出一阵阵令人心醉的娇哼∶「┅┅哎┅┅唷┅┅嗯┅┅好痒呀┅┅天啦┅┅呵┅┅」

  「生铁佛」那见此情景,不禁喜出望外,笑道∶「小娘子,急甚麽,好戏还在後头呢!」这一下可要了周春华的小命,她拼命扭动娇躯,毫无羞耻地连声浪叫∶

  「┅┅嗯┅┅呵┅┅小穴快要痒死啦┅┅小穴快要泄了┅┅喔┅┅」

  「生铁佛」哈哈大笑着说∶「怎麽样?很「爽」是不是?刚刚开始而已,你会愈来愈「爽」的。」跟着就开始大力的抽插着,每一下都是插到最深处。

  「生铁佛」的鸡巴比周春华丈夫的长一半有多,他操了二百多下後,把鸡巴拔出来,看着垂下头的周春华说∶「是不是很爽呢?哈哈哈!更爽的来了!」

  「生铁佛」走到周春华的背後,把鸡巴插入了她的屁眼中,然後抓着她的腰,快速的抽插起来。周春华的屁眼从未被人操过的,「生铁佛」的鸡巴一下子就插了进去,还快速的操着。周春华这时才知道甚麽是真正的欲仙欲死。

  欲知後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  第八回天降奇葩天波府宗保大战杨九妹

  话说北宋大营,杨宗保离开大帐回到自己营房後,一直坐立不安。

  因为,在杨家中三娘和九妹对自己最好,小时候,三娘和九妹经常陪同自己练功和学习,练完功出了汗,三娘和九妹就在三娘的房间陪同自己洗澡。随着年龄增大,三娘和九妹就发觉宗保有一个特别之处,他下面那根肉棍出奇的又粗又长,比自己死去丈夫的肉棍还粗长,但宗保现在只有十二岁。

  所以,三娘和九妹就借陪宗保洗澡时,要宗保用手摸一摸自己的小穴和双乳,她们也用手摸一摸宗保那根大肉棍,摸得三娘和九妹二人淫水泛滥,庆幸的是宗保年龄小,还不懂事,没有造成淫乱,但也摸得宗保面红耳赤,这样一来三娘和九妹经常借机安慰自己的生理需要。

  但在宗保十三岁那年,一天晚上,宗保练完功後,来到三娘的房间里,只见三娘和九妹正在浴室里面洗澡,九妹见是宗保就是说∶「让三娘和九妹帮你脱衣洗澡。」边说边走过来帮宗保脱衣。今天,三娘发觉宗保有点奇怪,当三娘和九妹帮宗保脱衣时,宗保下面那根大肉棍比以往更粗更长,不请自立直指三娘和九妹。

  宗保眼睛一直看着三娘周春华九妹杨金花一丝不挂的身子,只见九妹杨金花趐胸玉臂,粉股雪弯,一对乳峰高耸坚挺,乳首嫣红,纤腰臀,穴毛纤细转曲,井然有致,小穴娇艳欲滴,阴核隐约可见,淫水已经顺着大腿往下直流。

  再看周春华,由于平时养尊处,保养得好,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,一对玉乳硕大浑圆,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,腰肢纤细,肚脐深凹,小腹下隆起的阴户,茂盛的阴毛,形成一条细长的毛路,玉腿微张,小穴白嫩无毛,淫水不住往外流淌,原来,三娘和九妹相互安慰多时了。

  所以,今天宗保好像变了一个人,左手伸进三娘小穴,而右手去挖弄九妹的小穴。只挖三娘和九妹口乾舌臊,心跳加快,双脚乏软,宗保只得一手抱一个来到洗澡盆内,这个洗澡盆很大,可以容下四个人同时洗澡。宗保坐在中间,三娘在後九妹在前,九妹本来想站立,那知全身软弱无力,正好面对面倒在宗保的怀里,说也巧,宗保下面那根又粗又长大肉棍正好插入九妹的妙洞里,把整个小穴塞得满满地。

  杨金花「哎哟」一声,双目翻白,几乎被插昏过去。只有出气,没有进气,把宗保吓了一跳,还是三娘有经验,知道九妹杨金花很久没有被男人的肉棍插过,今天宗保下面那根大肉棍又特别粗长,又没有心里准备,所以才插得九妹背过气去。

  于是忙叫宗保嘴对嘴度一口阳气给九妹杨金花。宗保连忙嘴对嘴度一口阳气给九妹杨金花。这时候,九妹九妹杨金花醒了过来,见宗保嘴对自己,本想推宗保,但又舍不得,只有闭合眼睛。

  这时候宗保把舌头伸到九妹的嘴里让九妹吸吮,九妹吸够了後也把舌头伸进宗保嘴里让他吸吮,我们的嘴唇紧紧的接合在一起舌头在彼此的嘴里缠绞。宗保的呼吸热气吹拂在九妹的脸上,让九妹无法控制自己,而宗保也清清楚楚的知道这点。当我们的舌头相遇,它们就自然地温柔地互相缠卷,彼此直往对方的嘴里伸,让对方尽情的吸吮。

  随着时间长久,宗保下面那根特别粗长大肉棍,由于得到九妹小穴内的阴精浸泡,更加粗长,九妹小穴内阴精被大肉棍挡住流不出来,把九妹小穴涨得都快破了。更可恨地是宗保又不会抽动那根可爱又可恨大肉棍。九妹又不好自己告诉宗保,怎麽样抽动那根可爱又可恨大肉棍,只得求助于杨三娘周春华。

  欲知後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